联系我们

邮箱:
地址:
传真:
手机:
电话: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骊山一笑

时间:2018-05-07 21:23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

有些没出息的男人做了坏事,就喜欢往女人头上推。贪污了,不是自己好货,而是老婆实在太贪财;出轨了,不是自己好色,而是小三实在太撩人。再比方说,明朝官员龚鼎孳在北京城破之后,不但没有自杀,反而投降做了李自成的官。按理说这也没什么,可他到处跟人解释:不是我不想自杀,是我小老婆顾眉不让我自杀,女人头发长见识短,让我有什么办法呢?

褒姒老太

  这还是小事。往大里说,国家衰亡那也是被女人搞坏的。夏朝坏在妹喜的手里,商朝坏在妲己的手里,而搞坏西周的,则是一个叫褒姒的女人。这是在诗经里就定了调子的。《诗经·小雅》里有一首诗说:“赫赫宗周,褒姒灭之。”话虽如此,但褒姒到底是怎样一个人,又怎么灭的西周,《诗经》就语焉不详了。
  好在后代耍笔杆子的挺身而出,补充了大量细节。《国语》说她是个妖怪。《吕氏春秋》说她破坏了军事报警系统。《史记》说她是个破坏了军事报警系统的妖怪。司马迁的文笔是非常好的。《二十四史》里剩下的二十三史,论文字没一个能比得上《史记》的。但是人一旦文笔好,写文章就容易不老实,怎么生动怎么写。褒姒落到了司马迁手里,果然变得栩栩如生,又极不可信。
  按照司马迁的说法,褒姒有一个传奇的经历,总体来说是个妖怪转世。等她进宫以后,周幽王对她非常宠爱。但是她有个怪癖,就是从来不笑,甚至连话都不说。周幽王想尽办法逗她笑,她就是不笑。结果周幽王想出了一个极其荒诞的办法。他让人点燃骊山的烽火。各地诸侯以为天子有难,都率兵来救,结果到了以后发现没有敌人,只好撤兵。这场军事调动不知触动了褒姒的哪个笑点,她纵声大笑。于是周幽王上了瘾,点了一回又一回。点到最后,诸侯不来了,敌人来了。周幽王被杀死在骊山,褒姒也被掳走。西周就此灭亡。
  这个故事确实挺有意思,所以广为流传,读者应该都听说过这个故事。但是这个事儿总听着不太靠谱,而且禁不住细算。清朝有个较真的人叫焦循,他就拿着《史记》仔细算了一遍。他发现褒姒入宫的时候,应该有五十多岁了,在烽火台上哈哈大笑的时候,岁数应该是六十挂零。焦循认为:周幽王即便再爱好熟女,这个岁数也委实大了点。确实,为了逗一个老太太发笑而亡国,我们已经很难说这是好色呢,还是一片敬老的耿耿之心?
  在这个故事里,其实褒姒的岁数还不是最关键的,最关键的是:这有什么好笑的?钱穆在《国史大纲》就严肃地提出了这个问题:且不说烽火是汉朝才有的东西,且不说骊山之战根本不需要向诸侯求援,就是点了烽火,“诸侯并不能见烽同至,至而闻无寇,亦必休兵信宿而去,此有何可笑?”是啊,钱穆好奇道:褒姒你瞎笑什么呢?
  烽火戏诸侯这个事,看来根本就是司马迁写文章写爽了,顺口杜撰出的子虚乌有之事。褒姒这个人很可能是存在的,但并不能为西周的灭亡负责。那什么才是西周沦亡的原因呢?

慢性自杀

  男权社会里头,金钱和美女这两个词往往被连在一块说。司马迁认为西周亡于美女,我觉得西周更像是亡于金钱——准确地说,是亡于没有金钱。
  和亚述、巴比伦、波斯这些帝国相比,周王朝商品经济极不发达。西周也有货币,最主要的货币就是贝壳,当时叫做“朋”。当时的记载里经常有周王送给诸侯多少多少“朋”,诸侯又送给周王多少多少“朋”。但这些“朋”主要就是做礼仪之用,老百姓做买卖主要还是以货易货。可以说,西周根本没有多少流通中的钱。
  西周是一个很大的国家,面积可能比英国、法国、德国加起来还大。但它的国库里没有黄金美元人民币,只有一大堆贝壳,加上一袋子一袋子粮食、一筐一筐的菜,这个时候,政府该如何运转?
  它不大可能采取大一统政府,而只能采取“封建制”。请注意,我这里说的封建制,不是中学课本里提到的封建制度,而是“封国土建诸侯”的政治制度。在这种制度下,中央政府把统治权力交给地方诸侯,自己只充当它们的一个领袖。大家拥戴一个老大,然后各自关起门来过日子。这是最便宜的一种统治方式。换成中央集权就无法运转。比如说,没有货币经济,中央就很难从地方上榨取资源。西周的镐京政府(在陕西)可以要求齐国(在山东)上缴一万两白银或者一百万美元,可要求齐国将一千万斤小米、六万筐蔬菜,运到两千里外的陕西仓库,那就有点强人所难了——尤其是西周的交通非常之坏。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西周诸侯上缴的贡品多是礼仪性东西,不牵涉到大宗物资。
  货币是政府的血液,为它全身提供营养,保证活力。一旦没有了货币,政府就只能多歇多睡,减少活动,像乌龟一样修身养性。但就算是乌龟,也总有消耗卡路里的时候。西周天子是诸侯们的老大。天底下老大哪有白当的道理?你榨不到小弟们的钱财是你没本事,但小弟们被欺负老大哪有不管之理?比如蛮族入侵诸侯国,周天子就有义务发兵救援。从当时留下来的资料看,周王多次出兵到边疆地区保卫小弟。为了维持老大的威望和地位,周王必须如此做,但很难看出他能从中得到什么直接利益。这样的净支出让周王感到了相当的压力。可以这么说,人家当老大可以牟利,他当老大只能过瘾。用郭德纲的话来说,“嚯,这哪是黑社会,这是福利院嘛”。
  此外还有很要命的一点,那就是周王要经常赏赐自己的贵族官员。他不可能白使唤贵族官员。李峰在《西周的灭亡:中国早期国家的地理与政治危机》一书里就说过:“西周政府的运作实际上是以‘恩惠换忠诚’原则为基础的”。如果周王有美元,他可以赏给他们美元;如果他有人民币,他可以赏给他们人民币,可他手上只有“朋”,你总不好老拿一堆贝壳赏人。货币经济落后的时候,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土地。因此周王只好赏赐给手下土地。我这么说是有证据的。现在留下来的大量金文都有这样的记载,周王经常一次性就封给手下几十上百块田地。
土地这个东西和钱不一样。钱是流通的,今天给了明天还能再赚回来。但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,送掉一块少一块。没有货币经济做支撑,周王只能用这种慢性自杀的方式来统治。如果有流通中的大量金钱,周王不至于出此下策,但是当时,他实在是并无别的出路。
  于是,西周王朝缓慢走向衰落,就像一个下坠的自由落体。它能直接控制的资源越来越少。按照历史学者李学勤的估计,周朝的中央军队大约有5万多人。这是它统治的基石。可是发展到后来,周王朝已经很难维持这么一支军队,不得不去“料民”,就是在王室领地里调查人口,搜刮资源。但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中央政府还是越来越弱。公元前771年,一个叫申的诸侯国,联合了西北犬戎族,攻进了镐京。周幽王逃到骊山,在那里被杀死。西周王朝像个纸房子一样垮了下来。
  中国历史上的封建制王朝就此崩溃,再也没能重建。它的崩溃不是意外,跟六十多岁的褒姒老太太更没有太多关系。一个缺乏货币经济的庞大国家,只能以这种慢性自杀的方式走向衰亡。这几乎是它的宿命。而随着它的灭亡,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:春秋战国,这也是整个中国古代史上最丰富多彩的一段,它被称为“轴心时代”。

*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。
责编:孙家佳 sunjiajia@cbnet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