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
邮箱:
地址:
传真:
手机:
电话: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对不健康网络音频说不!26款音频平台违法违规被处罚

时间:2019-07-24 18:19 来源:体育网 作者:shuai

    经过多次整治和严格监管,视频直播平台涉黄现象得到有效遏制,但类似的乱象却悄然向音频直播平台蔓延

  近日,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,依法依规对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、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,分别采取了约谈、下架、关停服务等处罚

  网络音频不具有直观性,对人工监控依赖度较高需要网络音频平台建立健全内容监管体系,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

  经过多次整治和严格监管,视频直播平台涉黄现象得到有效遏制,但类似的乱象却悄然向音频直播平台蔓延。

  近日,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。根据群众举报线索,经核查取证,依法依规对吱呀、Soul、语玩、一说FM等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、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,分别采取了约谈、下架、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,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。

  记者了解到,随着网络音频平台遍地开花,其已成为人们在碎片化时间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,但网络音频平台的野蛮生长也滋生出污染网络环境、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等诸多问题,只有规范运营遏制乱象,才能促进网络生态持续向好发展。

  网络音频野蛮生长 音频主播成为网红

  每个人每天有多少时间不方便用眼睛?“超过8个小时。”

  这是喜马拉雅副总裁殷启明给出的答案,也是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成立的契机。据喜马拉雅内部统计,目前,平台上的活跃用户平均每天会花155分钟在平台收听节目,抢占了“8小时”近三分之一的时间。

  尼尔森网联与蜻蜓FM联合发布的《网络音频节目用户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8年中国网络音频节目听众规模已达6.61亿人,并且呈现明显的年轻化、高质化、高知化、白领化趋势。获得独享、高品质内容分别以35%和32%的占比成为网络听众付费的主要原因,除了知识与技能外,不带实用意义的精神愉悦也是用户付费的主要动力。

  据受访的从业者向记者介绍,音频直播包括电台直播、个人直播间、模厅直播等模式,脱口秀、唱歌、玩游戏、情感都归属于个人直播间。

  “音频直播与视频直播的区别在于不用露脸,可以不让朋友、同事、同学、亲戚知道自己在直播。”曾经当过音频主播的夏青(化名)说。

  据了解,主播是音频平台的灵魂人物,凭借个人声音的独特性,其营造的个人IP往往也难以复制。

  以喜马拉雅为例,有超过700万主播提供声音内容,并且平均每天有6000名新主播入驻平台,相当于一所具有一定规模的中学人数。其中,平台十大人气主播“有声的紫襟”是最早入驻喜马拉雅的主播之一。如今,他已经从“草根”成长为有声书类品最头部的主播之一,月收入破200万元。

  为此,蜻蜓FM、喜马拉雅等网络音频平台在头部主播资源挖掘上也是不遗余力。

  早在2015年,蜻蜓FM就在行业里首次提出PUGC主播生态概念,并举办了全球播主竞技大赛,大规模邀请电台、电视台主持人、垂直领域意见领袖前来开办音频节目,高晓松、蒋勋、梁宏达、张召忠等头部主播相继入驻,以榜样的力量使得音频市场开始迎来全民关注,推动音频主播逐渐走入大众,成为年轻人向往的新职业之一。

  成熟的主播资源被开发之后,音频平台又将目光放在了年轻人身上,通过挖掘新鲜的好声音扩大主播的阵容。

  记者统计发现,目前国内音频直播软件众多,大部分是依托已有平台延伸出来的音频业务,相对较为成熟,有固定的用户群体。如蜻蜓FM、荔枝FM、喜马拉雅等主打音频、广播、有声读物业务,QQ音乐、网易云、酷狗音乐主打网络音乐服务,而映客、花椒、一直播、斗鱼、虎牙等软件则靠直播起家。此外,还有部分新注册的小型平台,如兔兔玩友、海螺FM、汉道等。

  利益分成不尽相同 平台赚取主要利润

  记者注意到,音频主播招募的讯息发布范围十分广泛,涵盖贴吧、微博、豆瓣、微信公众号、微信群聊、QQ群聊等,大部分都会标注需要年满18岁。一般来讲,小平台或者是拓展新任务的软件招募主播时,对直播时长和具体任务会更看重一些。

  “前期平台需要靠吸粉来获取利益,形成用户黏性,因此就需要主播用更多的直播时间来吸引用户,已有固定受众群的直播软件对于主播的要求就没有那么严苛。”夏青说。

  记者通过某公众号发布的音频直播主播招募文章中看到,蜻蜓FM的直播要求是每月至少直播22场,每场至少一个小时,对于直播设备没有严格要求,手机电脑都可以;荔枝FM的要求则是每月至少直播15场,每场至少一个小时,对于直播设备也没有严格的要求。